番外三 (第1/3页)

加入书签

吃了这顿酒,扶烨身上倒发了好些汗,额上细密密沁出汗珠,湿漉漉的几缕头发贴在鬓边,脸上火烧似的红了个通透,喉间不住滚动,喘一声就吐出来一口热气,直往她颈间扑。傅琬琰手掌搭在他小腹处轻轻揉动着,隔着衣衫摸到他腹间的肌肉,却觉得不似平日那般坚实,反有些软软的,撑起来抵在她掌心里。夜风顺着半开的窗子漏进来,裹着他身上的香甜味儿钻进鼻子里,她分明没吃酒,却好似也跟着醉了一般,脑子里晕乎乎地在发飘。

? ? “热。”他皱紧眉尖扯了扯领口,从她怀里扎挣着起了身,“我要沐浴。”

? ? 傅琬琰却有些不放心,缓声轻劝他:“吃得这样醉呢,这么一来一回的,磕着碰着了怎么办,不若等明日醒酒了再洗可好?” ?

? ? “我无事,”他却似起了犟脾气,两只眼睛瞪圆了看她,鼻子里哼哼唧唧地出气儿,“我没醉,我要沐浴。”

? ? 也不知是否因酒意熏然的缘故,他这一眼还带着些许委屈,他眼睛原就生得乌亮,这样看过来好似一天一地的星火都落在他眼里,傅琬琰心里软得几乎要化开来,纵是还有些放心不下,也是万事都千般万般都肯依着他的了。索性热水是一早就预备下了的,她抬手急喊了粗使婆子抬了水进浴房,又屏退了一屋子的丫头给他解外裳。

? ? 扶烨洗浴是自来不用外人伺候的,刚成亲那会儿,傅琬琰也跟着进去给他擦过几回背,可手在他身上揉搓着又忍不住要去勾他,到最后总缠着他弄起来,便是白日里也是常有的事。每一回两人都要闹出不小动静,泼得净室里满地是水还不算,身上热意尚未消下去,又被折腾出一身汗水,洗过这一回倒比没洗时犹嫌更脏,还得使了人重又抬水进来。底下守着伺候的几个丫头虽不敢说,可再抬水进来时总通红着一张脸,掩了门出去后还能听见外头窃窃的笑音。这么几回下来,扶烨洗浴时便再不肯让她跟着了。

? ? 傅琬琰手伸过去,给他解开腰上系着的月白底销金如意纹腰带,将上头挂着的折扇玉佩一一取下来放在一旁几案上,可等拿过他腰间挂着的荷包袋儿,手上却不由一顿,眼中细细看过一回,一时怔住。

? ? 这个荷包用的倒是扶烨寻常使的竹青底色锦缎,袋口扎紧垂着一块玉坠儿,荷包上头拿丝线勾着两只交颈鸳鸯,底下还满满打了一串同心结。那鸳鸯绣得极是精细,一针一线栩栩如生,显是下足了工夫,却不是傅琬琰的手艺,显是旁人给他换上的。扶烨自来不在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!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

↑返回顶部↑

上一章 书页/目录 下一页

高辣小说相关阅读: 农门书香:回到古代写话本 上头 哑蚀(短篇合集 骨科 H) 刺客列传之黎明归来 斯文败类(高干 1V1 高H) 沦为野兽的玩物(高H 1v1) 新概念抹布 城里侄女和乡下叔叔【NP】 女帝将的日常 《失控》作者:祁十二 木叶村的五代目被我预定了 极道共妻(NP) 禁欲神君黑化了 两面(叔侄) 离婚后被多个渣男给上了(H) 那座自然博物馆 抢来的三生三世 打完这仗就回家结婚[星际] 青枝含艳果1v1 戏中戏